首页>征文类>

印象第三极

极,在《辞海》里译为:顶端,最高点,尽头。世界上除了最北端的北极、最南端的南极,还有第三极:世界高极——青藏高原。那里有世界上最高的山峰珠穆朗玛峰,那里坐落着一颗高原明珠——中国西藏。 ……

more >

我要去西藏

有一首歌叫《我要去西藏》,非去不可的理由实在太多,不管是这片天还是这块地,这些人还是那些山,无一不美得让人心碎。有时候,觉得那是一场梦,搁在哪儿,不去光顾就会心疼。 止疼,有人手拿转经筒,有人一步一跪,而我只是深呼吸,……

more >

拉萨那座“艳遇墙”

    很早就知道拉萨有座“艳遇墙”,就是大昭寺对面灯房的那堵普通的墙。    冬春两季,靠南的“艳遇墙”是很多人喜欢晒太阳的地方,我来的时候,太阳的“热情”令人难以抵挡。八月拉萨正午的阳光是热烈的,“艳遇墙”下是躲避紫……

more >

藏家姑娘

高耸云端的雪山之光孕育着美丽的高原红源远流长的雅江之水诉说着藏家姑娘的美德美丽的格桑花傲骨而不娇艳谦卑而不虚伪阵阵飘来的芳香随着奔跑的牛羊慢慢熏陶着草原深处养育着阿古卓巴的草原上你就是妙音仙女姑娘你在为谁而……

more >

怒放心花,越过盛夏,到达拉萨,放下浮夸,献上香华

我正式去朝拜布达拉宫的那天清晨,醒来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半了,可天却蒙蒙亮,肚子已经接受生物钟的习惯,开始饿了,可拉开窗帘,环顾望去,几乎没有饭馆开门,却见许多手持转经筒的藏民从四面八方朝着同一个方向行进,我条件反射般的下……

more >

《来回藏地》——他们与我们不一样。

我的藏语其实不怎么样,但可以简单交流没问题,我有几个老师,第一个真正的老师,是一个叫扎西泽让的小伙子,他只有20出头,他的父母都在拉萨,是手工艺人,专制各种佛像,而他尽管是个年轻人,却已经完成了一次从四川到拉萨的磕长头之……

more >

关于教育,我相信我看到的。

有梦我们就去追,就怕谁比谁后悔,生命到底珍贵不珍贵,青春是不是要浪费,时间让我们相遇,却又把美好都摧毁,放肆的沉醉,不羁的相会,分不清错和对,混淆了丑与美,世间各种感情,是非总是分不清,看尽良辰美景,羡慕翱翔的鹰,没有悲……

more >

《来回藏地》——危险到底长什么样

故事发生在2014年5月份,在此之前,我是个自负的家伙,被自己卑微的社会存在感摧残着,抱怨命运的不公和生不逢时的压抑。但那一天,我终于明白了天高地厚的真实含义,我把我的感受和经历明明白白记录,给你端详——三江源之一的巴颜……

more >

沿着雪山的幻想,我知道了生命的力量

当有人对你误解的时候,你何需解释,你何需困扰,你何需纠结,只要心存纯良,只要心中还有希望,就不用悲伤。只是前路依然迷茫,只是不能放弃幻想,我们徒劳的反抗,我们卑微的主张,如果我愿意,我可以带你去旅行,带你去看未知的风景,……

more >

《来回藏地》之——信仰不是说说而已

信仰这个词儿,其实离我们最遥远,以至于我只能联想到“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这样的豪言壮语,每每听到国际歌立马忘却一切儿女私情,就想换上军装扛起枪直奔战场……可我的确出生在一个信仰真空的时代与国家,这让我总把信仰与怪力乱神混……

more >

我想你,西藏

好久不见,西藏!你是否还是我记忆中的模样?是的,你还是原来的你。美丽的面容,五彩的衣裳,我想你——婀娜的女郎!我想你,西藏。信徒们此起彼伏朝拜的身影,是我无数次想要模仿的模样。我想你,西藏。老阿妈指间的佛珠和转动的经轮……

more >

走进格桑花飘香的西藏

走进格桑花飘香的西藏 胸怀似山泉那么清凌 心,静出菲芳 任思绪飞扬 走进格桑花飘香的西藏 灵魂像天一般蔚蓝 美丽无声 一切,如水一样静美 走进格桑花飘香的西藏 洗净了所有的思想 平添的 只为儿时那腔纯真、那方清丽 ……

more >

我想成为西藏的雪莲

爱雪莲的清丽脱俗 恋雪莲的晶莹澄澈 更钟情那彻心透骨的纯洁 似雪素白 胜霞淡雅 雕玉妆成 但凡见过雪莲的人 胸中自此蓄满她冰清玉洁的倩影 洋溢了馨香,涤洗着心魂 污浊、虚妄、卑劣何以藏身……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