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征文类>藏南林芝印象

藏南林芝印象

2015-07-29      作者:钟强

 

          这是我十三年前援藏的故事了——

          我认识林芝是从早晨开始的。

          没有来藏之前,以为西藏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皑白高原,多是麻尼石堆、酥油茶和五体投地的朝圣者,当我被成都分行选派来对口援藏以后,从心理上和思想上准备的就是如何从食物、语言和心理状态去适应环境,如何尽快融入工作岗位去摆脱和淡化寂寥,避免牵出浓浓的乡愁。

          刚来那两天,当我茕子彷徨,虽未心灵沉重,步履蹒跚,但仍然有份在雪域高原孤征的困惑,如在茫茫的人海中独泳,又似掉队的孤雁,有种候鸟心理,依恋故乡的情结。但是两天以后,是什么拯救了我的忧伤呢?

          哦,是林芝。

          清晨,四周还是一片静寂,骤然从郊外的军营传来嘹亮又高亢的哨声和士兵行操的口号声,浸你梦乡。这声音悠远而绵长,回荡在整个小镇上空……

          若你此时是一位旅人,站在小镇“望江宾馆”客房的窗户前,如果将窗看做是一个画框的话,眼前的景色是一幅绝美的高原绿色城市水彩画:看天空,晨光熹微,阴灰的云层在散退,天空开始幽远深蓝,阳光灿烂又明亮;看远山,大朵大朵的白云飘在山腰或山顶,有葱绿的针叶松布满山冈;看城市,小贩们开始在菜市场忙碌,因为广东、福建两地对口援助,科技塑料大棚在高原落户,这里拥有与内地相差无异的时令蔬菜,如黄瓜、茄子、四季豆……;而“深圳大道”、“广东大道”、“香港大街”、“福建大道”、“厦门广场”涌现出晨练的人们或上班的人流;在这里整个城市迎面扑来了都市的气息,这里有商业超市,至拉萨的大巴快客,龙卡和金穗卡,各类时装、皮鞋专卖店等等。其实这些还不够,要全面了解,只有请我的同事扎西尼玛来讲述林芝的今天。

          扎西尼玛这位在内地“西藏班”成长起来,又在高等学校深造的藏家新一代大学生,对家乡的今天如数家珍。他说:“林芝在雅鲁藏布江中下游,与印度、缅甸两国接壤;除藏族以外,还有汉、门巴、珞巴、独龙、纳西、傈僳等10多个民族;地势北高南低,印度洋暖流顺势而上,与北方寒流汇合,形成热带、亚热带、温带和寒带并存的特殊气候,气候的多样性造就生物的多样性,全区有高等植物2000多种,有全国最大的原始森林区;水能蕴藏量高达8200万千瓦,被联合国列入21世纪十大超级工程的雅鲁藏布江大拐弯电站,装机容量可达6000多万千瓦,是三峡装机容量的三倍;旅游资源有世界著名的世界第一大峡谷——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就在南迦巴瓦峰和佳拉白瓦峰之间,以及具有瑞士风光而闻名的鲁朗;西藏五种教派唯林芝最全,引人注目的是本教(黑教)为林芝独有”扎西尼玛津津乐道地介绍着。“对了,城市南边有一条著名的尼洋河(藏语:女神的眼泪),她泛着洁净的圣水,你可以随时去目睹芳容”。

          就这样,那天,我去造访尼洋河。我坐在河边的堤岸上,竟想起了著名画家吴冠中先生描写江南水乡古镇周庄的美文来了,于是我脱口咏道:“青山微绿,远山偏青,湿润的堤岸带生褐色,彼此间的色彩融洽和谐,都很谦虚,谁也不欺压谁。白墙黑瓦的江南人家就散落在这宁静和谐的水乡,显得分外醒目……”只不过这里多的是“白墙红瓦”的藏式石砖楼,只不过这里没有温室效应、荒漠和工业污染,人与自然和谐地平衡着。林芝的环境,如同她充满江南灵秀的名字一样——充满绿色,充满诗意,充满江南的灵气。

          我以为,来林芝交流工作两年,可读的不仅仅只有自然环境,还有数千年来我们藏民族积淀下来的深厚历史,以及我们藏族儿女在西部大开发的今天,开拓奋进,勃发向上的雄心壮志。

          时间一晃到了2014年的国庆。在我离开西藏十一年时候,我与八位户外爱好的同事,组织了两个自驾车,从青藏线到拉萨,再到川藏线,既有回第二故乡的感觉,更是为了记忆中的那份思念。

          再见十一年后的西藏,再见十一年后的林芝,对从前的认知全然变化了:过去感觉林芝市容市貌和市政建设是内地一个县级城市规模,今天已分明多了一份现代都市的商业气息了!永远是世界屋脊上一颗熠熠的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