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征文类>西藏情怀

西藏情怀

2015-07-10      作者:杜敏

 

 

          记得很小的时候,每逢周末,都是妈妈到幼儿园,牵着我稚嫩的小手接我回家。看到别的小朋友被爸爸妈妈接走时,我不止一次地问妈妈:“爸爸去哪儿啦?”每当这时,妈妈总是回答:“爸爸在西藏。”我问“西藏在哪儿啊?”妈妈告诉我“西藏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我还在好奇地追问:“很远是哪儿,好玩吗?”妈妈耐心地回答:“西藏在天边,是离天最近的地方,西藏有蓝天、白云、牦牛、雪山、哈达、雪莲、雄鹰。”有时候,听着我幼稚但执着的提问,智慧的妈妈也无言以对。那时,西藏在我的心里是个遥不可及的地方,有世界上最高的山峰,最美的江河,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去西藏。 


          渐渐长大了,懂事了,听大人们告诉我:我出生时,爸爸军务在身,远在西藏,直到我一岁多,父女才见面。当一位年轻英俊的解放军叔叔,惊喜地把我抱在怀中,妈妈催说:“快叫爸爸。”从学会说话,朝着远在天边的爸爸不知叫了多少声,可近在咫尺,小嘴就是张不开。僵了好久,刚叫出声,双手搂住爸爸的脖子委屈地哭了。 


          每当假期满,或电报催促,爸爸就辞我们而去,回到那诱人而神秘的远方,回到他的第二故乡——拉萨。青稞田里,他和藏族同胞察看喜获丰收的情景;在雄伟的布达拉宫前,爸爸着装整齐地眺望远方。多年以后,我读到史铁生的文字:“人的故乡,并不止于一块特定的土地,而是一种辽阔无比的心情,不受空间和时间的限制。这心情一经唤起,就是你已经回到了故乡。”对爸多了一份理解,他是我心中的骄傲,我为爸爸是位军人而自豪。壮丽的川藏、青藏公路上有父辈的脚印、手印、鲜血。他们为解放西藏、建设西藏奉献出了青春、鲜血乃至生命。 


          我喜欢旅行,走过千山万水,到过不少地方,在与山水触碰的瞬间,常常仰望西藏,让我魂牵梦绕的地方,这个梦想根植于我的血液。“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王安石)。 


          办理值机手续时,特别选了靠窗的座位。“女士们、先生们,我们乘坐的航班即将抵达西藏贡嘎机场。”我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从飞机舷窗向外看:挺拔巍峨、连绵起伏的群山屹立在蓝天下,喜马拉雅山堂堂正气闪着太阳的光华。波光粼粼的雅鲁藏布江,像条绿色的绸缎飘在其间。这一刻,我热泪盈眶。西藏、西藏,我真的来了,儿时的梦想实现了! 


          澄澈透亮的蓝天,仿佛触手可及的白云,温暖身心的太阳,山南地区公路两旁的格桑花,丰收的青稞田,安静吃草的牛羊,别具一格的藏式建筑,屋顶扬起的五星红旗和五彩经幡......我的眼睛在这儿使劲地流连。   

 
          每天清晨,天空云雾缭绕,金色的阳光一点点洒在布达拉宫、大昭寺和四周的群山上,庄严肃穆的寺庙升腾起香雾。我抬头仰望雪域茫茫,体会寺庙的神圣,感受朝圣的震撼,膜拜雄伟的布达拉,聆听阿妈啦诵经的声音,品味香浓的酥油茶,观看神秘的唐卡壁画,欣赏盛开的格桑花。高天厚土,神山圣湖,高原骄阳,天边月亮,转动经桶,虔诚信仰,民族团结,祥和安宁。宽广的山川,深厚的文化,美丽的高原红,放飞的和平鸽,一一看见,慢慢感悟。西藏如此独特、鲜明、生动,和我们以前去过的地方迥然不同,让我发自内心的敬畏和谦卑。 


          咚咚咚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头痛、头晕、没有胃口,高海拔、缺氧带来不适反应,身体和意志接受着双重考验。路遇的藏族同胞叮嘱我,“多休息,多喝水,慢慢就会好。”曲珍、扎西、尼玛、格桑、卓玛、丹增听到我的笔名叫“达娃”,露出灿烂的笑容:“月亮啊”。偶遇的阿妈啦为我写下了“达娃”的藏文。纯净的心灵、纯朴的情感,谢谢高原给了我勇气。 


          在玛吉阿米餐厅,坐在靠窗户的位置,看八廓街上人来人往,木碗盛的酥油茶香味扑面而来。我想象仓央嘉措和玛吉阿米约会的情景,吟诵着《只为中途与你相见》、《在那东山顶上》。 


          国庆前夕,适逢首届中国西藏旅游文化国际博览会开幕。来自世界各地和全国四面八方的人们相聚这里,藏族儿女为远道而来的客人献上洁白的哈达。 


          回北京前,在八廓街选购了藏族特色的手串、吉祥结、披肩,西藏风光的明信片。然后,到拉萨邮政局,盖满六字真言、珠穆朗玛峰、布达拉宫图案的邮戳,邮寄给关心帮助我的人们和我思念的人,云中遥寄美好的祝愿。父母曾经的“两地书”、给我起名字的电报,都是从这儿寄出、发出的,感谢传书的鸿雁、绿色的信使。忘了高原反应的不适,换上藏族服装,戴上跟藏族牧民换来的手工做的别致手串,载歌载舞。歌声飘在蓝天下,飞过天涯,连接着北京和拉萨。以西藏和平解放纪念碑、布达拉宫、拉萨河、转经筒为标志背景照相,发一条微信在朋友圈分享,这是内地的景点无法比拟的。 


          扎西得勒!吉祥西藏!刚刚凝视却已别离。约好再来,人间圣地,天上西藏。祝愿藏族同胞幸福安康!“用你坚强的翅膀,去挽住所有的希望,是雄鹰你就该展翅高飞,让歌声穿过云层之间,是雪山你就该挺立山巅,让太阳吸吮你的甘甜”。《雪域光芒》在耳边激荡,灵魂随歌声钻入云端。 


          自海拔3700米的高原,回到50米的北京的平原,我的心情一直无法平静。取出笔和本,却是难以描述的兴奋。西藏美好的人、美好的景、美好的事,萦绕脑海,记在心里。


          西藏有何奇,能令我倾倒? 


          专此无旁骛,自有心知道。 


          一座边城,承载了太多太多的往事,都与我息息相通。我的出生,我的名姓,我的成长,乃至我的一切,无不与之相关联。能不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