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征文类>我心灵的牧场──西藏随笔四则

我心灵的牧场──西藏随笔四则

2015-05-20      作者:石中元

 

随笔一、玛尼堆──硕大无朋的宝贵遗产! 

在藏传佛教地区,随时可以看到一座座以石块和石板垒成石堆,这些石堆就是“玛尼堆”。藏民把石头视为有生命、有灵性的东西,制作者用不着刻意选择,捡着什么石头就在上面刻画,大都刻有六字真言、神像造像以及各种吉祥图案──他是藏民的理想和希望之所在。

山石不寻常的外貌和他的效用,唤起了先民的崇拜。先民认为,石头是有灵性的,有灵性的物体会有神佛的灵光或被鬼魂占有。玛尼堆上的佛经文却是用斧、锤、刀,一笔一划凿刻出来的,在青藏高原上的分布恐怕是一个天文数字。他起源于何年何月?最早是何人在这些坚硬的片石块凿刻?无从考证。在这海拔四五千米,人迹稀少的荒原,刻出这么多有佛经文的石块,又将他们散布到山山岭岭、沟沟谷谷,这需要多少人付出艰辛,又要克服多少难以想象的困难啊──这是藏族先人给我们留下来的硕大无朋的宝贵遗产!

在玛尼堆旁边,往往建有朝佛叩拜的白塔。朝拜白塔有三种方式:跪拜礼、叩长头和绕塔转法轮。绕塔转法轮必须顺时针方向行进,否则就将被视为对佛的不敬,通常绕塔三圈。诚则通神,据说只要心诚,就会心想事成。仰望白塔,感叹万千,令人敬仰。

随笔二、五彩经幡──圣洁的风马旗  

我在西藏族旅游时,曾翻越海拔5230米的米拉雪山,米拉雪山是拉萨通往林芝的必经之路,也是沿途海拔最高的。在米拉雪山山峰,五色的经幡在强劲的风中上下翻飞,飘扬在山顶的白、黄、红、绿、蓝的五彩经幡,使我们的心情得到了宁静。据说,经幡每被风吹拂一次,就等于系幡人吟诵了一遍经文,吟诵的次数越多就越能给自己和周边的人带来福分。

西藏,是一片五彩斑斓的世界。到过藏区的人都会对那里随处可见的经幡留下深刻的印象。你随处可见挂在江畔桥边、山口道旁以及寺庙等处的五彩经幡。当你第一次看见这些一片片、一条条的五彩经幡随风舞动时,你发现在这些蓝、白、红、绿、黄上,刻满了圣洁的图案、神秘的六字箴言和密密麻麻的经文。蓝幡是天空的象征,白幡是白云的象征,红幡是火焰的象征,绿幡是绿水的象征,黄幡是土地的象征。这样一来,也固定了经幡从上到下的排列顺序,如同蓝天在上、黄土在下的大自然一样,各色经幡的排列顺序也不能改变。

藏族同胞最为重视的藏历新年,家家户户都会为自家迎请新的经幡。初三的早晨,拉萨的藏族全家会集中到自家屋顶的平台,将已经破旧的五彩经幡换下,再换上新请的经幡。当破旧褪色的经幡被取下来时,一家人开始抛洒糌粑,并且高呼“扎西德勒”。仪式结束后,还会将旧经幡送到附近的拉萨河边,他们相信,挂了一年的旧经幡可以消灾去祸,必须放到干净的地方。风马旗是沟通世俗与灵界的通用媒介。藏族非常看重风马旗,旅游者经过这些地方时可往玛尼堆上添加一些石头,但切记不可乱动和不敬。 

随笔三、豁达大度、乐天知命的藏人  

藏族观念中,死并非意味着生命的终结,而是召唤着新生命的开始。藏人认为,世界上万物都是外壳与灵魂的结合体.人即是灵与肉的结晶,躯壳不外乎是灵魂的载体,死亡只是二者的分离,灵魂逸出废旧躯体投转另一新的躯体,周而复始继续存在。

佛教的“万物有灵”、“生死轮回”观念主导着西藏的丧葬行为,特别是藏民族对“死亡”即“新生”的理解,使人们能坦然地面对死亡,全无恐惧和悲痛。马丽华在《灵魂象风》中记载了一位藏族同事,为其亡弟周年忌时所作的一首祭诗:兄弟你走了请放心地走吧,我会到寺庙为你点灯祝愿,希望你早日转生返回人间,我们又可以一起欢乐相聚。

既然亲友的死亡,不过是暂时的离别,重逢会有时,当然也就用不着极度悲痛了。在停丧期间禁止人们大哭大笑、大声吵闹,怕惊扰亡灵。藏人死后饲鹰、喂鱼,或火化骨灰飘洒高山江河,这种豁达大度、乐天知命的胸怀,使藏民族与自然界和睦相处,而不是人为的破坏大自然。

相比而言,我们汉族,大多数丧葬仪轨不是为死者,而是为活着的人的脸面。死者的坟墓、灵牌越修越豪华,死人占活人田园……作家温普林说,藏民族聪明就聪明在摆脱了对死亡的恐惧。能够视死如归的民族还有什么恐惧呢?而我们却误以为自己不会死,疯狂地追求财富,实际上不知道无常就在身边。现代生活危机四伏,没有人意识到生命这么脆弱,临死的时候非常的可怜,因为对死没有足够的准备。藏族不是,生下来就在做死亡训练。喇嘛的根本教义就是解脱生死,很多功法就是为了死亡做准备。从某种意义上说,佛法就是生命的体验和死亡的练习,让你生的时候尽可能的愉快,在死亡的时候尽可能的安祥。面对死亡,不但临终者能安然接受命运的安排,不受任何精神折磨,而且逝者的亲朋好友也不会表现得那么悲戚、沉痛。“皆大欢喜”,乃人生的最高境界!

随笔四、游西藏的感叹  

西藏的生态脆弱,任何不顾生态环境的开发,很可能会毁掉西藏。“不能按照内地模式开发、发展西藏”──这是我的想法。尤其到了林芝地区,就更有这种感觉了,这座城市里的居民大多是来自四川、河南的汉人,可周围的风光如画,并不象我们内地的山水几乎被糟蹋殆尽了;原来,周围的山山水水都被藏人挂上了五彩经幡,被保护起来了。

在秀巴千年古堡格萨尔营地旅游景区,我对当地的导游说,你们为什么不出售些《格萨尔王传》等类似的书籍画册、传说故事呢?他们回答,上面没有让这么做。传唱千年的史诗《格萨尔王传》是世界上最长的一部史诗,有120多卷、100多万诗行、2000多万字。仅从字数来看,远远超过了世界几大著名史诗的总和。

如果以素食为主,可以保持藏区天然的自然风貌。随着人口的增加和生活水平的提高,藏区肉食的需求量正在大幅度的增长。要知道很多动物的食量大得惊人,需要吃掉大量的植被。一只动物所吃掉的植被可以养活20个吃素的人,如果藏区的牧民转型为以种植农作物为主,这样可以长期保持藏区天然原始的自然风貌。改变肉食习惯,以素食为主,减少对自然环境的破坏。

我在西藏欣赏了雪山浅流、古寺森林、河谷平原、耕地牧场......我领略了山上冰雪盖,山下芬草艳,“一山见四季、十里不同天”的自然奇观。当我依依不舍的离开西藏,我不由得吟诵《我要去西藏》──我要去西藏/我要去西藏/仰望雪域两茫茫/风光旖旎草色青青/随处都是我心灵的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