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征文类>天湖纳木错

天湖纳木错

2015-05-13      作者:雷远方

 

 

     那是天上之湖,那是人间的仙境——这是我对纳木错湖的印象。

     到西藏的第二天,我们贵州团一行20余人就去游纳木错湖。

     明媚阳光下,纳木错楚楚动人。青草、绿水、白雪、红日和蓝天交相辉映,组成一幅巨大的图画。

     湖滨的万亩天然牧场,绿草如茵,繁花似锦,野鸭飞窜,黑白相间的牛羊成群。黑的是牦牛,憨直骁勇,在悠闲啃草;白的是羊,在追逐嬉戏。——好一派怡然自乐的景象!

     静静地坐在纳木错湖边的青草地上,手上抚着鹅卵石,任微风携着清新的空气浸透全身。遥望远方,亘古连绵、气势磅礴的念青唐古拉山像威武的卫士,静静地守护着天湖。皑皑的积雪似一条洁白的哈达飘落在黛墨色的山顶。与雪山相连的白云在一碧如洗的蓝天衬托下,宛如草原上正在安静吃草的羊群。在阳光的呵护下,巍峨的群山因那皑皑白雪显得庄严肃穆,并熠熠生辉。

     湖面宽阔,在湖边观之,晃然间,给我的感觉仿佛是到了大海边似的。波光粼粼的湖水一直延伸到天的尽头,水天一色,似乎与天相接,成为天的一部分。天空湛蓝,湖水湛蓝,蓝得人心醉,蓝得人旌晃动。湖与天近在咫尺,天与湖紧紧相连。站在这水天之间,我有些头晕目眩,似乎分不清哪是天,哪是湖。蓝天白云静悄悄地飘,空若无所依,仿佛触手可及。湖里浪花翻起,前浪刚歇,后浪又泛,白色的波浪连续不断的生成——消失——生成,浪的波纹跟随阳光的脚步,轻拍湖岸,亲吻卵石。我又一次迷糊了,似乎分不清哪是天上的云,哪是湖里的浪,自己的灵魂时而在天上,时而在地面。 在这样的时刻,一切变得单纯而透明,简单而快乐,一种心灵被濯洗后的轻松和愉悦缓缓地在心间流动。

     蹲下身子,与湖零距离接触,亦是一大快事。清沏透明湖水下,白云的影子在大大小小的卵石上晃动、飘荡。一丝一缕的阳光在湖里散步,湖面涟漪波动,湖下阳光的步履飘移,光怪陆离。也许由于海拔高、气候寒冷的缘故,看不到湖里生存的生物,那怕是鱼虾。其实,纳木错湖是有鱼类生存的。据西藏的旅游资料介绍,纳木错湖生存的鱼类有细鳞鱼和无鳞鱼,肉质细嫩,味道鱼美,可惜没有机会目睹和品尝。

     读中学时,从《地理》里就知道了咸水湖。咸水真是咸的吗?从那时起就有了长大到咸水湖尝尝湖水味道的愿望。如今这个愿望就真的实现了。我俯下身子,双手捧起湖水送到嘴里,口感不错,淡淡的咸味里还有一丝甜味。咽下喉,湖水冰凉透心,感到身子一颤,好像整个灵魂被纯净的湖水洗涤过似的。纳木错湖湖水是念青唐古拉山的冰雪融化之水,也难怪它那么冰凉。

     纳木错不仅风光瑰丽,而且充满着神秘色彩。

     关于纳木错的成因,在藏族民间流传美丽的传说。从前,有一位美丽、健壮的牧民姑娘,她长年累月地在藏北的草原上放牧牛羊。有一晚,她梦见从念青唐古拉山上下来一个穿白衣、戴白帽、骑白马的男子,来和她幽会。不久,她生下一个男孩。那孩子很快就长得高大强壮起来,而且力大无穷。在他住的帐篷旁边有一块巨石,他父母告诉他说,巨石下有一口井,与大海相通,任何人也不准搬动那块巨石。一天,他就好奇地把那块岩石抱了起来放在旁边,转身向自家帐篷走去。忽听背后水响,回头一看,滔天巨浪直涌过来。他慌忙跑进帐篷,把妈妈背起来,向高山上跑去。他们站在山顶,见水位还在上涨,他妈妈便吩咐他搬山来挡水。他从念青唐古拉山的阳坡搬来十八座峰,从阴坡搬来十九条岭,终于挡住了大水。这些峰、岭围起来的水,就成了现在的纳木错湖。

     此外,在当地,藏民们把纳木错念青唐拉山联系起来进行“创作”,传说版本特多。其中的一个传说:海拔7117米、终年白雪皑皑的念青唐拉山是身披雪甲的英武之神,而纳木错则是一位美丽的神女,依偎在念青唐拉雪峰的身旁,他们是生死相依的恩爱夫妻,上万年来,他们彼此相伴,静守这一方静土。因而念青唐拉山和纳木错是藏民心目中神圣之地、朝圣之地,也就不足为怪了。

     我们去的地方是纳木错的扎西半岛,传说此半岛是两千八百名仙人的住地,是神的圣地。走在扎西半岛,就恍如走在梦中,分明感到,这就是超越人间的理想乐园,是神奇的人间仙境。
       

     在藏族人心中,湖泊是美好、幸福的象征,因而虔诚的佛教徒们把纳木错奉为“圣湖”、“天湖”。每年藏历五六月份,都有不少佛教徒前来转经朝拜,有的信徒还在湖边的山洞里居住下来,长期修行。看,纳木错湖畔的扎西半岛上玛尼堆遍布, 玛尼堆上悬挂着蓝、白、红、绿、黄五种颜色的布块,那是经幡。导游说经幡一共有五种颜色,蓝色代表天空,白色代表云,红色代表火,黄色代表土地,绿色代表水。信徒们每逢玛尼堆必丢一颗石子,丢一颗石子就等于念诵了一遍经文;尼玛堆年复一年地增高,经幡一年几度地更新。经幡上印的、经板上刻的、转经筒里藏的、香客口中念的,都是那常读常新的著名六字真言:“嗡玛尼呗咪哞”。无数人虔诚地来到纳木错,不为游览,只为转经。纳木错是身、语、意之圣地。据说如果能绕湖而行,便能得到渊博的知识和无量功德,并舍去恶习及痛苦,最后获得正果。由于湖面太大,湖边地形复杂,转一圈需要20-30天,最壮的小伙子也得跑10天,所以大家都用转扎西半岛来代替。据说,围着扎西半岛转7圈就等于转湖一周。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桶,/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间;/那一年磕长头在路上,/不为觑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转山,/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这是在网上读到的一首诗,西藏神秘文化饱含在字里行间。

     作为一个匆匆过客,来到人间天湖,不可能转湖一周,也不可能转半岛7圈,但是亲近自然、热爱自然、与自然融为一体的愿望,与藏族同胞一样丝毫没有修饰。触摸湖水、冰雪、石子、小草,饱览雪山、蓝天、白云、湖光,面对圣湖双手合拢,虔诚地顶礼膜拜,将灵魂交给天地,交给大自然,人的一生还有何憾?

     回程的时间到了。坐在车上回头:纳木错湖在身后美丽着。车上,藏族歌手索朗的歌声飘起——

光 水光 波光 湖光 雪光 霞光 佛光,
全都印在你的脸
望 遥望 远望 期望 盼望 凝望 仰望,
你都让我一路神往
山那边,云下面,
寻找我梦中的雪莲
跟着风,跟着云,
我的家在天之颠
美丽纳木错,神秘纳木错
你是最美那首歌
我爱纳木错,我爱纳木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