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征文类>我的雪域第二故乡 我的家

我的雪域第二故乡 我的家

2015-04-06      作者:何贵福

 

 

          每个人都心揣自己的梦!我的梦来自圣洁的雪域,我自1976年随父母亲进藏,来到了藏民族发祥地——西藏山南。

 

         生活中,有酸甜苦辣,有喜怒悲伤,当我取的优异的成绩时,是你们在身边鼓励我,不要骄傲,要继续努力;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你们更在我身边支持我,使我渡过了一个又一个人生的坎坷,勇敢的向自己的目标追逐,34年的春夏秋冬,日日夜夜一直陪伴我的不是别人,正是你们——我最爱的爸妈!

 

         翻开那一本发黄的照相册,上面是父母那一张张年轻的脸庞,现早已布满了皱纹,乌黑的发丝中也夹杂着根根银丝,那双双手上也有了层层的厚茧,那正是父母为我们操心的象征。

 

         那一刻,我的眼眶湿润了,36年来父母对我的爱,我一直没有发现,父母的爱原来时时刻刻都在我的身边,一个鼓励的眼神;一个夹菜的动作;一段关心的话语……都体现了父母对我的爱,就在那一刻,我明白了,我学会了感恩!

 

         我还清晰地想起39年前,父亲从甘肃农业大学圆满完成学业,经组织安排和个人意愿,舍下年迈的老父亲和妻儿,踏上了西行的列车,来到了藏民族的发祥地——山南地区,一呆,就是三十七年,岁月流逝,草木枯荣,他与当地群众结下了难解的情缘。初到山南,气候恶劣,高寒缺氧,语言不通等困难迎面而来,但他以西北汉子的坚强和一颗对藏族同胞的赤诚,不畏艰难,与干部群众打成一片,将自己所学的专业知识用于实际工作之中,在西藏工作期间,他还经常深入田间地头,走农户,帮助群众种植农产品,并虚心向当地群众学习,请教,日积月累,他渐渐地适应了藏族同胞的生产,生活习俗,拉近了与群众的距离,加深了与群众的感情,结下了一份真挚,难解的情缘。

 

         “天有不测风雨,人有祸夕旦福”,在取得成绩后的不久,1985年,从家乡传来噩耗,老父亲病危,当收到家中的急电,要他返乡探望时,正直农忙时节,工作繁忙,走不开,他便强忍着心中的不安和悲痛,整天奔赴在地头,在忙完一切后,他立即赶回家,慈祥的老父亲未能见上最后一眼,而遗憾地永远地闭上了双眼。自强的他,长跪于父亲的灵前,久久不肯起来,泣声不断,为自己的不孝而自责,在处理完父亲的后事后,他又急匆匆地赶回了单位,投身到未完的事业中,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将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了第二故乡,正如群众称他为“工作狂”,在高原上谱写了一曲民族团结的赞歌。

 

         39年的工作年限,父亲您从一名普通的工人走上了领导的岗位,您始终严格要求自己,在生活上从不讲排场,总是和群众打成一片的崇高精神时刻提醒着我,我将以你为榜样,发扬老西藏精神,沿着您为我打下的道路继续前进,在美丽的西藏高原实现个人人生价值。

 

         在您六十三岁之际,我想用藏民族最崇高的礼俗,为老父亲您祝福,祝福您健康长寿!扎西德勒!

 

         我的雪域之家,我的父母康健梦!